性欧美xx|欧美性爰|欧美性网
业务邮箱
5VooKCZ8@0355.net
首页> 欧美性爱成人

兄弟风云

内容详情

“臭小子,站住,别跑”“你跑不了,再跑打断你的狗腿”几个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在道上混的小混混在死命的追着,前面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拼着命的逃,嘴里一句也不肯认输:“你妈的大舌陈,只不过欠你两万块,再过一个星期就连本带利的还给你了,用得着喊打喊杀啊,老天保护你出门走路踩蕉皮摔死,让汽车撞死,吃豆腐哽死。”大舌陈听了火更大:“快,快,快给我抓,抓,抓住他,给,给,给我好好修,修…”前面的小伙子不等他说完,大声喊到:“大舌陈,你就别说话了,留着口气等死吧,哈哈!”几个人一边骂来骂去,一边抄着小路跑去,左弯右拐的,来到一条小桥上,桥下是一条小河流,水是不深,不过倒是黑乎乎的,堆着垃圾一大堆,大舌陈的几个手下已经把小桥的两头全都占了,小伙子知道没地方跑了,干脆停了下来喘口气:“大舌陈,你没事吧,不就是为了两万块,你再给我一个星期时间,到时连本带利还你。”说着还大力拍着胸口:“我邱敬恒说的。”大舌陈气喘着道:“说、说、说你的狗、狗、狗屁,今、今、今天要、要、要是不把、把、把钱还、还、还清,就、就、就废了你,给、给、给我抓、抓、抓住他。”大舌陈的几个手下准备一拥而上,邱敬恒叫道:“慢着。”接着爬上桥头,“你们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又喊道:“高利贷逼死人啦,逼人跳河啦”邱敬恒的喊声引来很多人围观,大舌陈哈哈大笑:“怎、怎、怎么?跳、跳、跳河我就怕、怕、怕你啦?”说完手一挥,几个小混混一拥而上,把邱敬恒从桥头上给揪了下来,邱敬恒大惊失色:“陈哥,开个玩笑嘛,大家这么熟了,何必这样呢,对不?”邱敬恒的陪笑并没让大舌陈气顺,“你、你、你这么喜、喜、喜欢跳、跳、跳河,今天就成、成、成全你”几个小混混得到老大的命令,两人抓脚,两人抓手,把邱敬恒吊在了半空中,一晃一晃的,随时准备把邱敬恒甩进河里去。邱敬恒吓得连声音都变了:“救命啊、救命啊…”“阿恒,我来救你了”声音从远而近,一辆摩托车从岸边梭的窜上了桥头,直向大舌陈等人冲了过去,大舌陈等人为了躲开摩托车,放开了邱敬恒。邱敬恒从地上爬起,对着大舌陈就是一拳,报了刚才大舌陈对他的羞辱。邱敬恒跳上摩托车,扬长而去。“少博,幸好有你,不然的话,刚才不给大舌陈打死也要让河水给淹死了,你知道我旱鸭子一个,呵呵”邱敬恒的嘴巴没闲着,一边向郭少博说话,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着东西,刚才跑了几条街,已经把他的体力全消耗完了,现在正要好好补回来。郭少博一脸正经的看着他:“拜托你不要再在外面惹这些人了好不?刚才要不是有人见到你让人追杀跑来告诉我,你死了都没人知道”“嘻嘻,没事的,刚才是运气背让他给逮住了,下次不会了。”“还有下次?你是不是嫌自己的命长啊?你不要老是让我担心好不好?从小到大,你总是要惹事生非,跟人打架,每次都要我去救你…”邱敬恒不等郭少博说完,打断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没有下次了,行了吧!”郭少博无奈的说道:“早晚让那些小流氓打死你,没办法,谁让我和你做兄弟呢!”说完从衣袋里拿出张支票,说道:“这次又欠人家多少钱啊?我不是每次都有钱帮你还的啊!”邱敬恒明白他的意思:“不用了,只是欠他两万块而已,做生意嘛,有时周转不灵很正常的。”“这是两万块,你还是先拿去还了吧,不然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不知道怎么向国叔国婶交待。”邱敬恒拿过支票,又说:“今晚放学要是没什么事就去我家吃饭吧,对了,你今天不是要上课吗?”郭少博白了他一眼:“现在已经迟到了三十分钟了,全拜你所赐,我走了,今晚到菜档相遇吧!”“竟然迟到就干脆别进去了。”“不行!”郭少博狠狠的瞪了邱敬恒一眼,转身骑上摩托车回学校去了。邱敬恒笑了笑,叫道:“常叔,再来个炒面。”邱敬恒又把支票拿出来看了几眼,若有所思的想着。他和郭少博从小玩到大,一起读小学、初中,高中,邱敬恒高中没读完就退了学出来,不是他不是读书的料,而是他的家庭经济环境不允许,他家里除了父母,还有一个姐姐,他年龄小小就退了学出来工作,人虽然聪明,可是容易冲动,所以常常是成事不足。而郭少博和他不同,少博父亲很早就去世,母亲则改嫁了他人,生了一个女儿,也是他的同母异父的妹妹,不过郭少博从来没见过这个所谓的妹妹。郭少博目前还是个学生,在读建筑,自己半工半读,他的母亲每个月都有寄钱给他,不过他为人固执,不肯使用他继父的钱,所以自己一边工作一边读书!还有半个月郭少博就毕业了!邱敬恒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地露出了笑容,和少博一起创业是他们两个人从小时候就定下的承诺,现在梦想就快要到眼前了。邱敬恒正沉思中,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喂…”“老板啊,你在那啊?公司出事了,你快回来!”“行了,知道了”不用问,邱敬恒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前阵子他的公司跟人进了一批货,满以为卖出去就能狠赚一笔,谁知道天空不作美刮起台风下大雨,把那批货全给泡烂了,那批货的钱全是邱敬恒东凑西借而来的,现在货没了,钱赚不到,那有钱还给人家!现在公司一定也是挤满了来讨债的债主,就算邱敬恒马上赶回去也是无计可施。想到这里,邱敬恒慢吞吞的吃完了炒面,才慢慢的走回公司。不出所料,邱敬恒一到公司门口,十几人就围了上来,一人一句吵得邱敬恒烦的很,他也不回话也不理他们,自个儿直往仓库走去,指着那批让水泡烂的货:“你们看到了没有?不是我不还钱,是我没钱还,你们要不给我点时间找钱还给你们,要不就把这些货拿去,我现在什么钱也没有,命就只有一条,逼死了我对你们也没好处。”本来气势凶凶的债主们一下子都静了下来,虽然邱敬恒说的有点耍赖,不过这倒是事实,债主们也没得选择,只能答应再给他一个星期时间了。邱敬恒皱着眉头,看着这批已经变成废物的货物,只能忍痛叫下属把这些东西当成废品卖掉,看看还能挽回多少损失。邱敬恒回到办公室里,想了很久也想不到办法,也就干脆不想了,叫了会计进来算了算,公司现在一共欠人家21万,按公司的固定资产来算,如果把公司清盘的话,还可以留下8万左右,再减掉里面员工的工资,自己还剩6万吧.邱敬恒站起身来走了几圈,心里真是有些舍不得,毕竟花了两年心血在这里,对这公司已经有了感情,不是说不要就不要的了.邱敬恒再三考虑,决定把公司清盘,然后重新东山再起,想到这里,心中一股豪气油然而生.竟然决定了,邱敬恒心里也没什么牵挂了,收拾好心情,去帮爸爸妈妈收摊了.吃过晚饭,邱敬恒和郭少博说起了自己的打算,少博也是想了一下,觉得这也是最好的办法,毕竟这间公司很开业以来就一直在亏钱,现在早点结业也好,重新搞间好的.“你们在聊什么啊?起来喝茶吧!”邱敬琳叫道,邱敬恒笑了笑:“就来了,姐,你们先喝”邱敬恒的爸爸邱丛国走了出来:“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麻烦事啊?”邱敬恒笑道:“没事,我们在聊天而已,爸,你怎么不去里面喝茶啊,走,难得今晚少博有空,你们俩来个大杀四方。”邱丛国看着儿子:“如果是工作上有什么麻烦事就说出来,多个人多个办法嘛,不过一定要脚踏实地,做生意讲的是一个信字。”邱丛国知道自己儿子的性格,冲动好事,做什么事都不按常理的,有时候更不折手段,他担心邱敬恒终有一天会闯出大祸。“国叔,你放心吧,阿恒不会乱来的,我好久没向你请教象棋了,今晚你再过几招给我吧”郭少博知道邱敬恒向家里一向是报喜不报优的。连忙出来打圆场。邱丛国听了郭少博的话,心里才觉提踏实,他也是看着郭少博长大的,知道他为人做事诚实谨慎,不管什么事都不会走捷径,会按部就班的。邱丛国和郭少博一边下着象棋,一边聊天:“少博啊,你还有半个月就要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啊?有那间建筑公司请你了吗?”郭少博回道:“有,倒是有几间建筑公司邀请我,不过我不是很感兴趣,不过我对其中一家辉映建筑比较感兴趣,我看过资料,这家公司1993年在深圳建立,1997年在上海就上市,中间才四年时间,而且里面大多数都是从名门高校毕业出来的,而这个公司的前身当年是在深圳搞经济特区时发展而来的,我觉得如果我进入这间公司发展前途会很大!”“辉映建筑是一间大公司哦,不错啊,竟然有这个机会就别浪费了。”邱丛国点头赞许。郭少博听到国叔也支持自己的想法,也觉得很高兴:“还有半个月就可以顺利毕业了,到时高级建筑工程师证也发了,国叔,我想毕业后就到上海去发展,你说怎样?”邱丛国笑道:“当然是好啦,年青人应该出去闯闯,见见世面。”国婶在旁边担心道:“只是你第一次出远门就去到那么远的地方,一个人在那边无依无靠,要是有什么事没人照应怎么办?”邱敬恒在一旁插嘴道:“怎么会一个人呢?还有我呢!”所有人听了邱敬恒的话,全都惊讶万分,邱丛国问道:“阿恒,你去上海干嘛?”邱敬恒也不答话,只是有点诡秘的笑了起来。原来邱敬恒刚才听到郭少博说要到上海去发展,心里已经有了计较,竟然他现在在这边的公司面临清盘,再抱着烂公司也没什么用,倒不如和少博一起到上海闯闯,而且少博有高级工程师证,进了辉映肯定是吃香的喝辣的,更何况辉映里的大老板张朝论身家有几千亿,只要自己在上海开间公司,利用少博和辉映之间的关系,自己肯定能捞到不少好处,说不定还能把公司搞上市呢。想到这些,邱敬恒更是下定决心要去上海发展了。这一天,邱敬恒找了个律师办理公司清盘的事,疏散了所有员工,搞定了所有的事情,看着空荡荡的公司,心里愁怅万分。“铃…”手机响了起来,“喂,阿恒啊,你在那啊?我有话要对你说。”邱敬恒说:“正好,我也有话要对你说,在酒吧见吧!”灯光昏暗的酒吧里,正在播放着轻柔舒缓的爵士乐,邱敬恒笑道:“少博,过阵子离开这里去上海,就不能再来这间酒吧了,你会不会舍不得?”郭少博叹了口气:“阿恒,我决定了,我不去辉映了!”“什么?”邱敬恒失声叫道,邱敬恒的失态引来了周围的人的眼光,邱敬恒知道自己失态,忙压低了声音:“少博,你说笑吧!”郭少博摇了摇头:“我是说真的,我不想去辉映。”邱敬恒不解,问:“为什么不去辉映?辉映是国内上市建筑公司少数的佼佼者,你在里面一定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你一定可以在里面大展拳脚的。”郭少博回道:“不是的,我有个同学之前也是在辉映里面做事的,前阵子让检察院查出了他走后门送黑钱,现在给抓了进去,他为了减轻罪行,曝出了辉映里面的丑事,可惜这件事给辉映用钱掩盖了。”邱敬恒道:“这只是谣言吧,辉映不像是这种公司。”郭少博冷笑道:“那也不见得,辉映表面是一间靠实力发展壮大的公司,但实地里却是一间靠走后门送钱送礼物,投标投地才能发展的卑鄙公司。公司竟然已经如此,里面的员工也好不到那里去”邱敬恒喝了口酒,笑了起来:“唉,少博,你不会到了今天才知道这些事吧,这些事在这个金钱世界里很平常啊,现在没有那间公司不这样做的。”郭少博严肃的说:“阿恒,你知道我的个性,我只想正正经经的做人,做好我自己的本份,我不想和这些人同流合污。”邱敬恒劝道:“你别傻了,进辉映是个机会,你不要外面大把人排着队争着想进去,你何必跟自己的前途过不去呢。而且走后门这种事也不是要你做,你就睁只眼闭只眼就好了,理那么多干嘛。”郭少博瞪着邱敬恒,一本正经的说:“别人要是别人的事,我郭少博就不要,你不是不明白我的为人,你知道我爸爸是因为什么事而死的,我从小到大就拿我爸爸当榜样,我不能做昧着良心的事。”邱敬恒当然知道郭少博的爸爸是怎么死的,也知道少博的爸爸对少博的影响有多深,但他一定要想个办法劝少博,他既不想少博失去这个难得的机会,也不想自己的计划泡汤。邱敬恒劝道:“少博,你爸爸的事谁知道了都会很敬佩,他不肯收黑钱改口供,给黑社会害死了。可那是以前的事了,现在不同,现在的社会是讲金钱的社会,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胸口挂个勇字就能战胜一切的社会了.”郭少博沉寂了片刻,用着一种蔑视的眼神看着邱敬恒,缓缓地说道:“阿恒,你不用劝我了,我和你不同,我不是见钱眼开的人。”邱敬恒顿时心冷了半截,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少博,他不是那种为了钱就会昧着良心做事的人,做个好工程师是他从小到大的梦想,他决不会让自己走错半步,一步也不行。只是自己的打算恐怕要付之流水了.两个人静静的坐着,谁也没说一句话,郭少博先开了口:“你不是也有话要和我说吗?什么事?”邱敬恒勉强的笑了笑:“也没什么,我今天公司清盘了,本想和你一起到上海去闯一番,现在只好想些别的了,呵。”郭少博用着极其怀疑的眼神看着邱敬恒,反问道:“是吗?”邱敬恒给郭少博看的脸发烧,他怕自己的心事给郭少博看穿,连忙转过了头,毕竟自己是想从郭少博和辉映之间拿好处。郭少博长叹了一声,说道:“阿恒,我们都已经老大不小了,过多两年就要三十了,我们应该要为自己的将来打算了,做人应该脚踏实地,不能老是向着钱看啊。”邱敬恒“呵呵”两声,说道:“脚踏实地是对的,不过我已经在原地转了好几年了,工字不出头,现在要出名要赚钱就要和这个社会共同进步,在这个社会里不耍点手段是不成不了大事的。”郭少博回道:“我不要赚大钱,我只想实现我的梦想,走我自己坚持走的路。”说完站起身来,转身走出酒吧.邱敬恒看着郭少博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知道郭少博要走的这条路肯定会很难走,可是他却不用阻止他,因为郭少博走的路是对的。心里烦闷,又叫了一打啤酒,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喝闷酒。喝完酒没地方去就一个人在路上闲逛,走着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少博的学校,这也是他自己的母校,只是他还没毕业就出来工作了。邱敬恒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朝校长室里走了进去,在学校读书时,校长很疼他和少博,所以他们俩个跟校长感情也很深。校长还没走,正在办理事情,见到邱敬恒垂头丧气的,停下了手中的事物,跟邱敬恒聊了起来。校长听完了邱敬恒的事后,开解着说:恒啊,少博做人有原则是好事,他走的路是他自己选的,不管有多艰难,你是他的好朋友你应该支持他的。而你自己呢,是不是没有了少博?你就不能自己去上海闯下一片天来呢。呵呵,别想太多了,回去好好睡个觉,明天醒来后就知道应该怎么处理了。”邱敬恒向校长告了别,在走回家里的路上想了很多,心里已经有打算.半个月后,邱敬恒约了郭少博来了他们常去的酒吧,邱敬恒问道:“今天庆祝你毕了业,拿了高级工程师证,现在就是高级工程师了。”郭少博笑说:“怎么连你也取笑我啊,我现在才刚刚毕业,离真正的工程师还有一大段距离呢。”邱敬恒回道:“你太谦虚了,现在你毕业了有什么打算啊?”郭少博摇头:“现在是有几间公司要请我,不过我不是很感兴趣,我想这几天自己联系一下其他几间大公司看看。”邱敬恒说道:“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诺言吗?我们说过要一起创业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郭少博回道:“当然记得,不过我读的是建筑,你搞的贸易生意,我们怎么一起创业啊?”邱敬恒笑道:“谁说不能啊?你负责建房子,我负责找赞助商,我们一起搞间建筑公司不就行了。”郭少博奇道:“建筑你会吗?”邱敬恒说:“我不会,你会嘛,反正我有几个朋友也是在工地上开工的,到时我们接了工程叫他们来开工就行了。”郭少博回:“可是我们一没本钱,根本就开不了公司,二我们现在还没有能力能接工程来做。”邱敬恒说道:“行了行了,钱嘛,我现在还有几万块的,够的了。你放心吧,开间公司而已嘛,去工商局注册一下就好,你要喜欢我随时注册几间给你都行。到于接工程大的我们当不行,我们就先接一些小的来做吧。”郭少博听了不觉有些心动,邱敬恒说的不无道理,自己来建房子好过替别人建,而且以后要是发展的好的话,还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建自己喜欢的房子。邱敬恒看着郭少博的表情,知道他已经让自己的话给打动了,说道:“还想什么啊,就这么定了,过几天我就去订几张去上海的机票,我们两兄弟一起去上海打天下。”郭少博问:“上海?”邱敬恒说道:“是啊?有什么问题?我那几个朋友都是在上海的。”郭少博若有所思的看着邱敬恒,但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