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欧美xx|欧美性爰|欧美性网
业务邮箱
5VooKCZ8@0355.net
首页> 欧美性爱成人大片

美女老师晋级

内容详情

晋级楠杉槲[1]深秋。不,应该说已经是初冬。冷风裹挟着细雨吼了一夜。路面的积水洼里泡满了枯枝败叶。小镇的庙会,熙熙攘攘,摩肩接踵,抗拒着初冬的清寒。一教师模样的美女,短发齐耳,丝绒红色大褂,高筒黑色皮靴,风姿绰约,算得上窈窕淑女。忽然,她扔掉手中的东西,甩掉身上的大褂,脱掉蓝色的线衣线裤,褪下粉红的秋衣秋裤,撕扯下最后的胸衣和内裤,赤裸狂奔,边奔边咬牙切齿地叫:“晋级,晋级,晋级……”好事者追着看这裸体美女,啧啧不断,垂涎三尺。一位对《诗经》颇有研究的大叔直勾勾地盯着美女,摩娑着下巴,抑扬顿挫地反复咏叹:“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忽然清醒过来,美女扑地坐在地上,抓捡着一切可以遮羞的东西。慌乱中,竟然从泥水中抓起一把枯叶捂在了**,拣起两个脏兮兮粘乎乎的食品垃圾袋遮在自己洁白而丰满的Ru房上。有个好心的卖菜大嫂见她清醒了过来,便脱下自己的大褂罩在了美女的身上。不久,来了对中年夫妇,据说是这裸奔的美女的父母。父亲说:“早知道这样,晋什么级啊!”母亲哭着说:“这孩子的命怎么就这样苦啊!”他们一刻也不停留地把美女领走了。一婚变我只记得,在清醒的那一刻,我歇斯底里地搜寻一切可以遮羞的东西。父亲说我得了神经病,母亲说我得了神经病,老公也说我得了神经病。他们带着我几乎跑遍了全国各大精神病院,医生也都一口咬定说我得了间歇性精神病,但除了给我开了堆积如小山一般的中药与西药外,谁也不敢说能根治我这怪病。自从我得了这怪病,老公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整天哭丧着脸,好像死了八个爹的样子。当年像哈巴狗一样讨好我、追求我的可爱形象再也看不到了。除了偶尔剜我一眼,大吼一声“累赘”外,差不多整天整天地不跟我说一句话。我知道,老公的脸色难看并不仅仅因为我这怪病。他老是怀疑我给他戴了绿帽子(当然这可以说是真的,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出轨只有那么一次,而且是晋级时被迫的呀),不过,他没有抓到真凭实据,我又死不承认,他也就憋在了心里,时不时地找个借口跟我耍脾气。然而,就在我成功晋级为中学高级教师后的第十九天后,发生了雪上加霜的事情:我的大姨妈迟迟没有登门,而且还有了呕吐的感觉。我知道,我怀孕了,好像有人给了我当头一棒。偷偷去医院做了个B超,也无可争辩地证明我的确怀孕了。真如同五雷轰顶!要命的是,医生说我由于体质原因不能做人流,只能把孩子生下来。又偷偷跑了几个大医院,那里的权威医生也都严肃地警告我不要做人流,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在医院的长椅上瘫软到很晚的时候,我才失魂落魄地一步一步向家挪去。我知道,最要命的是,我腹中的孩子不是我老公的。去年的秋天,老公酒后驾车撞到了前方一辆慢速行驶的拉破烂的货车,残了一条腿(老公因此还得了个外号“拐子”)不说,而且还从此丧失了生育的能力。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当老公得知了我怀孕的事情后,他像一头发疯的雄狮一样,瞪着血红的眼睛,臭骂我、撕咬我、摔打我,我如同一滩烂泥,一声不吭,任其蹂躏。后来他提出了离婚。我本来是随他自便的,但经过我父母的苦口婆心,我没有同意协议离婚。再后来,他把我起诉到了法院,不仅要求离婚,说我有过错,而且已经怀了别人的孩子,主张少分甚至不分给我财产;同时还说我有神经病,不能把女儿交给我抚养。法院竟然支持了他的大部分主张,除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我变得一无所有。母亲一而再再而三地问我腹中孩子是哪来的孽种,我拗不过,只好告诉她说:“是乡教育办公室(我们都简称“教办”)季主任的。”父亲叹了口气说:“唉,都是你晋什么那高级惹的祸啊。”我默默地点了点头,心中陡然窜出一股愤怒的火焰。是的,的确都是我晋升中教高级惹的祸,不晋这个级哪会这样啊。二决定晋级他们说,我在犯病赤裸狂奔的时候不停地念叨“晋级”的事,这我是一点儿也记不得了。我只知道,在清醒的那一刻,我歇斯底里地搜寻一切可以遮羞的东西。其实,在从教的二十年里,我很少做过晋升中教高级的美梦。二十年前,我研究生毕业后,像一片秋叶一样飘落到了这所乡村中学,做起了“生如夏花绚烂,死如秋叶静美”的迷梦。那时候,我是这个小城屈指可数的研究生,凭借着研究生学历在执教的第二年就直接定了个中教一级,不知惹来多少同行的羡慕嫉妒恨。我自己也很知足,只想着尽职尽责,教书育人,挣上个仨瓜俩枣,平平淡淡,与世无争,过一种世外桃源的生活。就在三年前,我的思想却突然变了,变得连自己都莫名其妙,如同陶渊明“起为彭泽令”一样前后判若两人。看到身边年轻的男女同事们,要风得风,要水得水,瞎打胡捶,吊儿郎当,竟一路上过关斩将,三两年便晋了一级晋高级,拿着最高的工资,干着最少的活儿,甚至连班也不用上了;而且时不时地向我这老教师投来一瞥。我失去了平衡,再也坐不住了。于是,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晋级,一定要晋升为中教高级,拿最高的工资,干最少的工作。三创造晋级条件晋级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晋级首先得有市人事局核定的晋级指标。据说,这指标也是能活动活动的,找个熟人,花些人民币,让人事局多核定几个,好像我乡中教一级的指标就是这么操作来的。可是,连续几年来,人事局给我乡核定的中教高级的晋级指标却每年只有一个,而达到晋级条件的人每年都有八九个,僧多粥少,你咬我条件不够,我咬你条件造假,争得像狗咬架一样,人人嘴上一嘴毛,而且滴沥着鲜血。尘埃落定之后,彼此便有血海深仇。就在去年,还差一点儿因此闹出人命来。我们学校的小章老师——我的小女同事,她刚刚勉强达到晋中教高级所必须的任职年限(任中教一级必须满5年,而我已经达到18年了),便一路过关斩将,挤掉七八个竞争对手,眼看就要摘取胜利的果实,这时有个不甘心失败的敌人——我们学校负责考勤的狄副校长竟然翻出几年来的考勤簿,细致地重新统计了一下小章老师出勤率,向乡教办与市教体局举报说她旷课太多、不敬业、缺乏职业道德、没有高尚的师德,考勤簿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小章老师岂能让煮熟的鸭子飞掉!一方面,让自己的公公——我们乡抓教育的副乡长(就因为他,我们学校谁也不敢得罪小章老师,教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评优评先,风风光光。狄副校长这次可能在晋级大战中杀红了眼,昏了头)给乡教办季主任施压,镇住局面,截住狄副校长的上访;另一方面,与公公一起到市教育局协调活动,以便挽回局面。在去教育局前,小章老师沏了一杯浓浓的红糖水放在窗台上,预备着到教育局装着喝农药来要挟领导,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却被不识字的婆婆误换成了农药百草枯。没想到,凭借着公公的广大神通,晋级的事情协调得出奇地顺利。小章老师手舞足蹈,掏出LV包中的红糖水,一仰脖,咕咚咕咚一饮而尽。幸亏离医院极其近,总算保住了年轻的性命。还好,后续治疗效果不错,没有留下什么大的后遗症。小章老师晋级的成功证明了目标功利学说的正确性。在这些年轻人的激励下,我在三年前便蠢蠢欲动,确立了明确的晋级目标。我暗下决心,在晋级的旅途中,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要奋勇向前,绝不退缩,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我在梦中都享受着晋级成功后的欢乐,每月比现在多拿800多块钱的工资,而且可以像小章老师那样眉飞色舞地自豪地给朋友打电话说:“你咋恁笨呢?我早就晋上中教高级了!”晋级的条件除了必须有人事局核定的指标外,还有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比如优质课证、论文证、课题证、辅导证、模范证……此外,我们乡教办还制定了详细的规则,实行积分制,而且说学生抽考成绩倒数一票否决。可别小看了乡教办主任,官不大,事可不小。套用一副对联:他说谁行谁就行,不行也行;说谁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在我们乡教育界,他一手遮天。谁如果惹了他生气,想晋级就难于上青天。三年前,我去找乡教办季主任要求晋级的时候,他两眼直勾勾地看着我,问我有这证那证没有,我吞吞吐吐地说都没有,他嬉皮笑脸地说:“你二十四器没有一器,指望什么晋级啊!”我说我有尽职尽责默默奉献党的教育事业的高尚师德,对得起良心,对得起学生,对得起老百姓。季主任边点头说是,边起身递给我一份关于职称改革的文件,并顺势想抓住我接文件的手,自觉受了莫大侮辱的我反手狠狠地照着手臂给了他一巴掌,冲他正言厉色地说了声“请放尊重点儿”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有个女同事曾经开玩笑似的悄悄对我说:“季主任对你垂涎已久了,不信你就看看他和咱全体老师的合影。”我后来翻出他和我们老师的十多张合影,对比着一看,还果真像同事所说的那样:几乎每一张合影照上,无论站得离我是近还是远,他都勾着头直盯着我,生怕我从照片中跑掉似的。我对他有着莫名的恐惧。其实,单是他的长相就够我做恶梦的了。他有着白种女人的肤色,白得瘆人;满嘴偏偏长着黑色的牙齿,据说是因为他们村的地下水含氟太高造成的。这长相恰与非洲黑人相反,脸黑牙白的黑人倒没有他这么恐怖。这季主任有个典故在我们乡教育界几乎是尽人皆知,耳熟能详。尤其奇葩的一次是,在一天夜里,他竟然带领着全乡的中小学校长一块儿到我市银河洗浴中心去洗头、按摩、捏脚、搓背,后来,服务小姐问:“先生还要其他服务吗?”他大手一挥,豪情万丈地说:“让小姐的服务来得更猛烈些吧!”季主任和他的这一群战士们一时性起,一人一个小姐玩了个通宵。遗憾的是,天明一算账,钱远远地透支了。季主任打电话央求副主任送钱过来后,洗浴中心才把他们放出来。季主任家的那只母老虎大闹一场,砸了新买不久的液晶电视,摔了iphone6的手机,并且还扬言要把他们举报到市教育局。最后季主任妥协,同意按照老婆的要求在自己的后背上刺了四个起警示作用的大字:茹兰之夫。茹兰,季主任之妻的名字。不知是怎么协调的,季主任和他的这群战士们虽然花着公款闹了这么一出,他们的领导地位和经济利益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失。三年前,我得罪了乡教办季主任,没有像那几个晋了级的女同事那样遂他的愿。我知道,我晋级的道路是多么地艰难。我所能做的,便是按照他递给我的职称改革文件努力地创造晋级所必须的条件。我后悔啊,这么多年来,由于我的自负,由于我的清高,由于我的面子,由于我的原则,由于我所谓的“不同流合污”,我竟然没有混到一个模范证,没有混到一个优质课证,没有混到一个年度考核“优”,没有抽考成绩第一……在我大力创造晋级条件的时候,去年,我的老公出了车祸,成了“拐子”,丧失了生育能力,在照顾他的日子里,也没有影响我创造晋级条件的进度。三年来,我放下自己清高的臭架子后,轻松快速地创造出了晋升中教高级所必需的各种条件。按照我们乡教办的土政策,晋级按照教学成绩积分高低来确定入闱的人选,而积分高低主要是由自己所带班级学生抽考成绩决定的。这么多年来,我的清高害得我所带班级学生成绩很不理想,甚至还出现过倒数的现象,为此领导还专门找我谈过话,对我提出过严重的警告。我还理直气壮满不在乎地对领导说:“我问心无愧!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领导语重心长地说:“你是尽职尽责,师德高尚,可是没有学生好的分数,好的考试成绩,谁来承认不啊?”我知道,我所带班级的成绩并不差,差的是我的人脉太少,关系网太小,使得我的学生们也跟着我拿不到好的考试名次。我太清高,不愿意与那些投机钻营的同事们同流合污,骨子里我看不起他们,不屑于跟他们争。每逢学校组织学生考试,他们比国务院总理都忙,打听谁监考自己所带的班级,谁改自己学生的试卷,谁誊抄自己学生的分数谁负责把分数输入计算机,以便在每个环节都能够做做手脚(我监考的时候就曾经有个同事跑到考场给她的学生送试题答案,并且在答案纸条上写着“往后传”的字样。还曾经发生过两个同课头的有竞争关系的老师为此吵架互殴的事,这两个老师至今还不答腔,谁也不理谁)提高提高学生的分数。当然,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尽管教学中吊儿郎当,但学生的分数却高得出奇。学校领导也经常竖起大拇指,在大会上表扬他们说:“这些同志虽然年轻,但他们真有两把刷子,希望同志们以他们为榜样,向他们学习!”除了精神上的表扬,我们的这些同志往往还会得到物质的奖励,更能为晋级积分增砖添瓦。那些年,我太清高,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无能吧,我所带的班级成绩总是不理想,尽管付出了大把大把的汗水。但我固执地不屑一顾。可是现在不行了,因为我决定要晋中教高级了!怎么办?成绩岂能是说提上去就能提上去的?我社交恐怖,人脉太差。搜肠刮肚,我忽然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我们学校的业务主任老化。老化是我们的业务主任,主抓教学工作。长得白白净净,文质彬彬,灰色的裤褂是他的最爱,戴一副厚厚的高度近视眼镜,似乎摘掉眼镜就会伸手看不见五指。嘻嘻哈哈的表象下,揣着一颗愤世嫉俗的信心。他对我很好,几年前曾悄悄地对我说:“这些投机钻营的家伙,工作吊儿郎当,却次次评优受奖,对你这样兢兢业业的人来说实在是不公平。这样吧,我以后把数学试题在考前透露给你,把你班的成绩提上去,气死他们。”那时的我淡然一笑,说:“教书是良心活儿,凭良心干,我问心无愧就算了。”(现在觉得说这话有点儿可笑,太幼稚了)现在,何不再与化主任沟通沟通呢?化主任真地对我很好,这我是知道的。从几个同事的窃窃私语中,我得知化主任的电脑密码竟然是我名字的汉语拼音,后来我偷偷查看了他的电脑,还真地是此言不虚。他在暗恋我,默默地关注着我,照顾着我。唉,感情这东西真是难以捉摸。其实,我对他何尝不是默默关注、默默关心呢!每次进入学校大门,我的两个眼珠子首先搜寻的就是他的办公室门,看他是不是已经在那里。一见面,总觉得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跟他说,可总又堵在胸口说不出来。我知道,他已娶,我已嫁,这种情愫是要不得的。我决定晋级了,我要创造良好的考试成绩,争取有最高的积分。跟化主任沟通后,他爽快地答应了。所以,三年来,我所带班级的学生考试成绩没有一次不数一数二的,被领导表扬也是家常便饭,物质奖励也没有少得。始而惭焉,久而安焉。国家主席越是说“不让老实人吃亏”的时候,老实人正在吃着大亏。还是不要听信那宣传地好。有了化主任这个贵人的帮助,我创造晋级条件的伟大事业空前地迅速了。感到最滑稽的是,优质课证的创造。晋升中教高级,市优质课一等奖是必备的条件。三年前,我太自信了(当然也有吝啬的原因),自以为授课水平很高,况且等着市教研室验收的那节课又磨了一两个月,操作已经是滚瓜烂熟,评个优质课一等奖完全应该没有问题,所以在市教研室人员来验收的时候,我没有听从化主任的忠告,没有给验收人员送上一份厚礼,也没有请他们到饭店里搓一顿,评选结果出来后,我连个优质课三等奖也没有捞着。滑稽的是,我们乡教办有三个从来没有带过一节课,验收时也根本就没有讲课的领导同志,却被评为市优质课一等奖!因为他们跟市教研室验收人员熟悉,提前打好了招呼。虽然我自以为什么都能看得开,还是耿耿于怀,着实愤愤不平了很久。去年,我学乖了,市教研室人员又来验收优质课的时候,我包了个1000元的红包,偷偷地塞给了他们的头头,说让他们简单地吃个饭。他们果真没有令我失望,给我评了个优质课一等奖,盖着市教育体育局血红的大印。唉,说什么呢,谁让我一心要晋级呢。去年的收获还真不少。论文证我也弄到手了,而且是发在CN刊物上的。虽然是花了780块钱,但我的确写了,而且感觉水平还不错,语言严谨,理论深刻。只可惜了我那论文,本来可以为我挣稿费的,却反让我陪了那么多钱。其实,也大可不必挖空心思地去写。我们学校乔老师,我上初中时他就教我物理课,看到小广告上代发论文的信息,一时性起,提笔准备写一篇物理论文,抓耳挠腮,想想没啥可写,于是抄了一道物理试题,又在八年级的思想品德课本中抄了一段,寄给报社后,不久便有了回音:汇800元版面费过来,论文证随后寄到。很诚信,乔老师的优质论文证很快就这样拿到了手。研究课题证的创造也很顺利,简直是探囊取物。别说进行研究活动了,课题研究一等奖的证书都拿到了手,我却连我们课题组的研究课题是什么都不知道。想想也是挺滑稽的。不过我也没少花钱啊,给教研室管理课题的高主任送了1500块钱后,他才把我的名字加在了我根本就不曾谋面的课题组后面,唉,为了晋级,我顾不了那么多。去年我还有一个较大的创造,那就是被评为市优秀模范教师,我们都简称“市模”,得了一张优秀模范教师证。这可是晋级的一个很重要的条件。我能获得这个光荣的称号,主要还得感谢我们的业务主任化主任,我生命中的贵人,或许也可以说是我的蓝颜、男闺蜜。是他,提前教导我请学校的主要领导吃个饭,到乡教办的主要领导那里跑跑送送;是他,在领导会上力挺我,在全体教师会上提议我,说我教学能力强,取得的成绩大。最后,在一片叽叽喳喳声中,我被评为了优秀教师。经过两三年的努力,我终于可以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四晋级今年晋升中教高级的指标还是只有一个,但有竞争力的晋级对手却有七八个人,僧多粥少,注定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异常的激烈。这种情况已经连续了五六年。本来,最有竞争力的三个老师已经凑了9000块钱,准备请乡教办的领导到市人事局协调协调,估计弄三个指标不成问题。不曾想,乡教办季主任因酒误事,等到酒醒去协调的时候,市人事局核定的晋级指标已经公布,没有修改的可能了。唉,争吧。季主任把我们七八个准备晋升中教高级的老师召集到乡教办会议室,腆着肚子,喷着酒气,宣读职称评定文件后,说:“僧多粥少,我也没有办法。这一个指标给谁?我说了不算。我只能说,谁的条件最好,积分最高,又没有一票否决的缺陷,这个指标就是谁的。现在,就请大家都说说别人晋级的缺陷吧。”我们七八个老师经历了令人窒息的短暂冷场后,都突然爆发,像狮子豹子鬣狗一样互相撕咬,季主任则一言不发,听着,看着,记着,悠闲自得。“你任现职的年限不够,还差28天!”“你的普通话教语文不合格,没有达到87.5分以上!”“你的继续教育证是假的!”“你体罚过学生,让学生罚过站,师德有问题!”“你私自收学生的钱买课外资料,吃提成,拿回扣!一查一个准儿!”“你曾经跟学生谈恋爱,作风不正!”“你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偷生二胎!”…………经过全方位的比拼,激烈的撕咬,七八个参评者就剩下我和我们学校的业务主任化主任了。化主任资格很老,条件也很硬。但是,他说他不跟我争,之所以参评,是为了给我呐喊助威打圆场创造条件。是的,如果没有化主任的参与,我还真咬不过那几个人。化主任是领导,能够高屋建瓴,戳中要害,点中那几个参评老师的死穴。我对着化主任会心地笑笑,他也笑笑,谁也没有说话。心有灵犀一点通,相视一笑,胜过千言万语。我不得不承认,我也暗恋着他,正如他暗恋着我一样。不过,我们都很理智,从不越雷池一步,只是彼此牵挂关心帮助着。用他的话说,就是什么“柏拉图式的爱恋”。从教办室回来,我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与兴奋,真想引吭高歌一曲,可惜我不会唱,只是不由自主地哼起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曲子。今年中教高级唯一的指标就是我的了!我把这个好消息写成了短信,写成了微信,写成了**,发到了QQ群,发到了微信朋友圈,发到了**。朋友们的“大赞”与祝贺恭喜像一针针兴奋剂一样,使我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不容易啊,就一个晋级的指标,那么多人争抢,竟然落到了我的手中!我可以自豪地对着那些已经晋过中教高级的年轻女同事们说:“我也不比你们差!”晋级后月工资比现在要增加七八百元,一个月七八百块钱呀,不是个小数目,一年下来就是七八千,十年下来就是七八万啊!怎么花呢?对,跟拐子老公商量商量,用这七八万块钱交个首付,把现在住的那套没有电梯的六楼给卖了,在小区里买一套带电梯的高大上的三室一厅。我也得对自己下手狠点儿,再不弄点儿化妆品保养保养,我的皮肤就真的没救了,以前很自信,不保养,其实那是为了省钱。有同事当着我的面直言不讳地说我“老土”,以前我只是笑笑,那时也只能是笑笑啊,因为没有钱嘛,现在不同了,马上我就晋上中教高级了,马上就要长工资了,我正式做出决定:买双黑色的高筒皮靴,低于500块钱的坚决不要;买一款丝绒大褂,就是在商之都看到的标价2100元的那种;至于下身嘛,就不跟风了,裤头穿在外的那种坚决不买,要买就买条裙子算了,但低于800块钱的坚决不能买,否则,岂不是又像以前那样天天攒垃圾。这些天,我天天心里都美滋滋的,甚至做梦都在规划着如何把晋级后增加的工资给花出去。拐子老公说我真是个败家娘们,我也懒得搭理他,随他怎么说,反正我就是高兴。扫兴的事倒也有一点儿,就是那天我刚躺下,手机滴滴一响来了个微信,打开一看是个露骨的荤段子,而且还配有几幅姿势不同、令人恶心的男女欢爱图片,仔细一看,竟还是教办季主任发来的,我赶紧删去了它,并回复责备季主任,他道歉说是发错了。终于等到了可以正式填晋级表的日子。那天下午快要放学的时候,季主任打电话说有人举报我,说我在七年前的一次乡抽考中成绩在全乡倒数第一,根据乡教办文件我不能晋级。真是晴天霹雳,我脑袋一懵,差点儿瘫倒在地。我所担心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在晋级之前,我就担心七年前的那次倒数会被人揭出来,庆幸的是,在那次撕咬的时候,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及。七年前,我是那么清高,那么傲慢,现在终于遭报应了。现在,我恨透了那时候的我。唉,求季主任协调协调吧。我慌忙到了季主任的办公室,追问到底是谁举报了我。季主任不停地笑,说:“这怎么能告诉你呢!再说,你就是知道了也没有啥用。”我急切地问:“那怎么办呢?”季主任说那个举报我的人也并非想晋级,只要我能拿出2000块钱就可以封住那人的嘴。我身上只带了一千一百多块钱(大部分是帮爸妈领的养老金),便又跑回学校向化主任又借一千,恭敬地交给了季主任。季主任略微迟疑了一下,接过钱漫不经心似的塞进了他那个挺大的黑色挎包里。突然,我发现他的两只眼睛像狼眼一样喷射出两道寒光,像两枝利箭一样刺穿了我的胸膛。他坏笑着说:“我保证能帮你协调好,你就放心吧。不过,你怎么感谢我呢?”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就如同在笼子里饿了七八天的雄狮一样扑向了我。他两只胳膊像巨大的老虎钳子一样,紧紧地死死地夹着我柔弱的腰,似乎要夹断它,我用头猛劲地撞,用脚狠狠地踢,但都无济于事。我不敢喊叫,怕别人听到,更加影响我的名誉,与我不利,更何况我这晋级还得有求于他呢。他把我挤压到办公桌上,用长着黒牙的大嘴亲住我的唇,摁住我的左右来回摆动的头,使我连气也喘不过来。他坚硬的舌头像电钻的钻头一样,不停地寻找着钻入我嘴中的机会。他像黑色的巨石一样压在我身上,两只手猛地撕开了我的胸衣,一手抓住我的一只Ru房,用力地按着,左右旋转着揉搓,好像发着狠要把我的Ru房按到我的背部去,任凭我挣扎,他也没他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他的头忽然往后一缩,张大了嘴吮吸住我的一只Ru房,似乎要把它吸掉,吞进他的肚子里。吸了这只吸那只。我精疲力尽,再也没有挣扎的力气了,只觉得他像大山一样压着我,周围是令人窒息的浓厚的雾霾。他扯光了自己的衣服,拽光了我仅剩的内衣,身子一挺,下身猛地一掘,便进入了我的体内。像六月暴雨的雨点打在荷叶上一样,啪啪地响起来。“肤如凝脂!肤如凝脂!真是肤如凝脂……”他一边干,一边自言自语。我不敢睁眼。我不知道,我这不争气的身子为什么会迎合了他,让他这么轻易地就得逞了,要知道,我可从来没有配合过我的老公这么轻易地进入我的身体。疯狂过后,他平静了。我说要告他**,他若无其事地说:“说什么傻话,都是过来人,还在意这事?再说我还得帮你晋级呢。”说着又要来搂抱我,“宝贝,以后我会对你好的。”我慌忙甩开他。这时候,他才从桌内拿出一沓晋级表格递给我,而且给我一份以前的旧表格让我参考着填写,说只有一夜的填写时间,明天上午就得上交。我拿着表格回到学校时,学校已经放学,空荡荡地没有一个人,我感动了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孤独与恐惧。回到家,老公已经做好饭,昏黄的节能灯下,女儿已经开始吃了。“恭喜,恭喜,恭恭喜!”老公和女儿欢快地迎过来向我祝贺。我怕他们看出什么来,强颜欢笑,勉强吃了点儿东西,吩咐老公饭后帮我填写晋级表格,借口有点儿头疼便早早地睡下了。晋级表格填好后,连同所需要的毕业证、教师资格证、任职资格证、优质课证、模范证、继续教育证等装入一个档案袋内,先送到乡教办由季主任审查,合格后才算过了晋级的第一关。第二关,晋级档案送到市教育局和市人事局。在这一关,他们说我的继续教育证已经过了有效期,幸亏及时反馈给了乡教办季主任,我又从工资卡里取出3000块钱交给他,协调好市教育局和人事局后,到街头办了个新的假继续教育证塞进了晋级档案中。说起继续教育,也想骂娘。学校公费外派继续教育,首先享受这美差的是那些大大小小的领导们,甚至还有那些吃空饷从来没有上过一节课的人们,他们几乎不带什么课,有的是空闲时间,外出学习自然是他们的福利。而像以前的我,那么清高,那么傲慢,课分得又那么多那么重,不趁放假的机会是没有时间参加继续教育学习的,五年一轮的继续教育证更换自然是完不成的。最后一关,晋级档案送到省里,由“高评会”(可能是高级职称评定委员会的简称吧,反正我也搞不清楚)进行评审。自从被发现继续教育证的纰漏后,我几乎就没有睡过一会儿好觉。一夕数惊,司空见惯。夜夜辗转反侧,难以安枕。好不容易入睡了,又怪梦连绵。老公说我比以前爱说梦话了,而且声音很大,竟然大到能把一向睡眠质量很高的他吵醒。他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听天由命吧,别再连做梦都说晋级的事了。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我最怕听到手机的响声,短信提示音、微信提示音、QQ提示音、电话铃声,统统地我都怕,怕是又传来有关晋级的不妙的消息。手机的每一次响声,都令我心惊肉跳,坐卧不宁,怕看而又忍不住不看。我曾试图关掉手机,一听天命,可隔不了三分钟,我又无法控制住自己,不由自主地再次打开手机,连女儿都说我被晋级弄得神经质了。我浓密得令我骄傲的一头乌黑的秀发,这几天也一绺一绺地脱落,用手挠挠头就可以抓下一把头发来。减肥的任务倒是顺利地超额完成了。这些天来,我根本就没有什么食欲,看见什么都觉得无趣,吃什么也都味如嚼蜡,没滋没味,体重不知不觉地从135斤减到了106斤,整整瘦掉了29斤啊。值得庆幸的是,在省“高评会”中,通过多方打听,竟然有我读研时的一个师兄。我又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我急切地给师兄打电话,打了很多次他都没有接,后来他给我回了个短信:我们有纪律!有事发短信,我会尽力帮你!我立即把短信发了过去。这晋级的最后一关,我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过去了!老公高兴地警告我说:“亲爱的,孩她妈,小心高兴死喽!”我的眼前,仿佛突然涌现了大把大把的钞票,这是晋级的甜头啊。在跟同事、跟朋友、跟同学、跟亲戚,甚至在跟陌生人聊天的时候,我再也不用吞吞吐吐,再也不用躲躲闪闪,再也不用酸酸楚楚了!我可以高傲地自豪地对他们大声说:我是中学高级教师了!五晋级成功后大事记然而,欢乐的时光转瞬而逝。就在我晋级成功后的第七天,那天我参加了同事小章的葬礼(小章放学后开车回家,规规矩矩地等红灯的时候,一辆渣土车闯红灯,致使小章车毁人亡,惨不忍睹),回到家以后,我不想说话,也不想吃饭,母亲喊我吃饭喊了好几遍我都好像没听到一样,只是倚着塑钢窗(我家住的是小高层楼,下面临着本镇最宽阔的一条街道)呆呆地望着下面:最宽阔的街道像是一条窄窄的小胡同,弯弯曲曲地向两端延伸着;街道上流水一般小汽车,就像孩子们的小玩具,仿佛是一只只小火柴盒,分不清谁是法拉利与保时捷,也分不清谁是大众与吉普;车里面的人,更是模糊得像个圆点,只有步行与骑自行车的那些人看起来还有个人的模样,但小得可怜,如同小孩子们玩的小奥特曼玩具,鼻子眼连同整个脸,什么都看不清楚;车与人像黒黢黢的蚂蚁,排成一条线,忙忙碌碌;又像农村茅坑中的蝇群,聚拢在屎尿上,忽具忽散;又如粪便中抢食的蛆虫,左冲右突,促促不止。我忽然“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地笑了起来,吓得母亲大喊着跑过来,摇晃着我的胳膊急促地问:“你怎么了?闺女,你怎么了?!”我赶紧镇静下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随母亲吃饭去了。次日,也就是我晋级成功的第八天,发生了我在熙熙攘攘的闹市中撕衣裸奔的恶行。但是,我只记得,在我清醒的那一刻,我歇斯底里地搜寻一切可以遮羞的东西。在我晋级成功的第十九天,那天是冬至日,我突然感觉恶心呕吐,医生确认我怀了孕,并且严重警告我不能做人流。而这孽种是乡教办季主任的,跟我那丧失了生育能力的拐子老公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在我晋级成功的三个月后,老公诉讼离婚成功,我的原本甜蜜的小家庭无可挽回地解体了。除了留给我一套空荡荡的三室一厅的房子外,我几乎是被净身出户的。现在,陪着我的只有年迈的母亲和苍老的父亲。听他们说,在我第二次犯病的时候,我已经生产了。但产下的不是孩子,而是三个鸡蛋大小的血淋淋的小肉球。母亲还学着我生产时的腔调说:“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六尾声小镇的闹市上,人们时常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和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儿,一左一右,护卫着中间那个“指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的美女逛街。知情者指指点点,说这就是那个撕衣裸奔的美女高级教师,年迈的父母怕她犯病,所以形影不离地跟着她,保护着她。有好事者遗憾地问:“真不知何年何月何时何地才能再一睹这美女那洁白如玉的胴体啊?”[1]楠杉槲,本名丁勤亮,男,1972.4—河南永城马牧人。硕士研究生学历,乡村教员,好文字。QQ:986947776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