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欧美xx|欧美性爰|欧美性网
业务邮箱
5VooKCZ8@0355.net
首页> 欧美性爱技巧

难胜

内容详情

2013年,夏拥挤的火车上弥漫着一股臭脚丫子和一些说不出来让人呕吐的味道,列车员推着卖便当的小车在这几乎只剩下一点点缝隙的过道里,扭着水桶腰挤来挤去,旁边的人被挤的皱着眉头,一脸怨气的给她让道。“矿泉水方便面火腿肠,香烟啤酒花生米哟~”这一声充满着家乡地方特色的普通话从列车员涂着血红大嘴一飙出,人群里又是一阵躁动,整个车厢里的人挤来挤去,添上了沉闷的热气,让人压抑极了。“小伙,让一下!”列车员被挡道了,带着毫不客气命令的口吻呵斥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个小伙面容很青涩,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大学刚毕业的学生,随即往后撅着屁股勉强腾出一点点可以退步的空间。列车员扭着她那肥硕无比的屁股走了,小伙面带愁容的对着窗外叹了一口气,他看起来心事重重,一脸难言的愁容。他叫王泽,22岁,今年大学刚毕业。在这个颠簸的火车上,从上车到现在,他已经20个小时没有闭眼睛了,王泽睁着充满血丝的眼睛,瞪着窗户的位置,在那默默发呆,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嘴里轻轻的骂了一句:TMD!对,就是TMD,从那个破传销窝里逃出来了,相信朋友的话,屁颠屁颠,乐此不疲的来上当了。王泽骂完之后,泛红的眼睛里好像带了点泪花,他的思绪慢慢回到了事情发生的三天前,从HN出发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倔强和说出的狂言,一幕幕都浮现了出来········“你咋就这么想出去啊?”妈妈坐在沙发上很无奈的看着王泽,一脸不解的问道,她的脸上每一道皱纹都透着对王泽的慈爱和心疼“你这么瘦,出去能干什么啊,身体吃不消怎么办?”“没事的,妈,我出去闯闯嘛,你看俺爸,天天在家里没事找事,看我真不顺眼,我出去,你们也落个安静,我也长点见识,万一我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你们这脸上说出来也有光嘛,对不对?”王泽吊儿郎当的坐在沙发上嘴里含糊不清的咬着一个苹果在那说道‘你放心,俺这天生就是聪明人,怎么会找那些吃不消的工作啊,对不对,好歹大学毕业了,出去也肯定是白领嘛!’“看你那出息,小时候就是一个小骗子,长大了还没有正型,上个省外的大学还把自己的心给上野了,天天就想着跑跑跑,你咋不窜天上去呢?就你能!”妈妈在那边听着这话又气又笑“先说好,出去了不准找家里人要钱,吃不消就回来,而且·······,妈妈笑着说,但是一说到这,脸严肃下来了,问道“还有没有欠人家的帐没还?““还了还了还了,早还了!”王泽皱着眉头,一脸的愤慨和不爽“早还了,多少年的事了,还提,真烦,烦死了!”“咋不烦死你呢,妈妈听到这话后放宽了一点心神,表情舒缓了很多,然后说道“你一会把家里给你准备的床单带上,还有你······”“知道啦,知道了,哎呀,能不能让我轻装上阵啊,妈,东西太多不好拿,王泽皱着眉头,一脸的不耐烦在那说道“很沉的,东西太多了,哎呀!!!”“你看你这脾气,能成什么气候,还发家致富,还当大老板,你想都别想,浑身的臭脾气,就你那点小聪明,还不够人家提一壶呢,一瓶不响半瓶晃荡······,妈妈在那边边收拾客厅的桌子边唠叨起来“去叫你爸回家吃饭!中午饭时间都到了,还不回家,天天不着调!”“好的,好的,那我去后院喊我爸。”王泽的声音在院子里回荡起来。“小兔崽子的,你的脏袜子怎么又给我丢到床下面去了?!臭死了!”妈妈隔着窗户喊道。“你留脏衣篓里,我一会回来我自己洗,我去找我爸了!王泽的声音从外面飘了进来“我快饿死啦!”妈妈默默的把袜子扔到了洗袜子的塑料盆里面,心里想着,这小子,天天不是这死就是那死,没个正形,哎,还是我帮他洗了吧,免得他又忘了。好热啊,王泽刚走出了自己家的大门,街道上就刮起了一阵热风卷浓浓的热意带着些许沙子铺面而来,打到了他脸上,有点微微的疼,连风都这么热,热的真受不了,老爷子冒后面的院子里估计又在那翻那块小地种什么东西了吧,太热了,他就不会等到快晚上的时候在干活,哎,真服了,王泽皱着眉头边走边想,走进了一个大胡同里,这里四周都是老房子,当然还有几家正在盖得房子,盖到第三层了,但是看着这样子,还准备往上盖,几个打着赤膊的建筑工人端着碗,啃着馒头,几双筷子一起向一个掉了漆的脸盆里夹菜吃,他们的汗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一道道白色的光,顺着那晒得焦黑的皮肤,像是在油纸上滑动的水珠一样流了下来,然后紧接着又是一颗颗小汗珠从身体里慢慢渗出来,在汇聚成一颗大一点的就一道道的顺着之前的滑痕滚了下来。“王二公子,你这去哪嘞?要不要来吃点?”一个晒得浑身都是古铜色的工人举着馒头在那憨憨的笑着对王泽喊道,他的声音有点嘶哑,好像喉咙里一直有一块痰咳不出一样。“六大爷,你吃吧,我一会回家吃,你这如果觉得吃的不好跟俺一块回家尝尝,刚烧的菜,王泽停下了脚步,然后笑嘻嘻的对着他说道“你这要多吃点,上午肯定太辛苦了。”“嗨嗨,你们这群娃,就**嘴巴会说,办起实事来一个个都怂的不能行,学习学习不中,干重活也不中,要啥没啥,我要是去你家,非给你爸喝翻不中。”那个六大爷蹲在地上,两只黑手撕下一块馒头放嘴巴里嚼着说道,本来就嘶哑的声音随着嚼东西的声音显得更难听了。“嘿嘿,还行,凑合儿,王泽看着六大爷听着这话,硬生生的挤出一个笑容“我去找我爸了,大爷,先走了。”“嗯嗯嗯,去吧,赶紧回家啊!”六大爷在后面嘶哑着喉咙回应道。“得嘞。”王泽边走边扭过头说道,当背对着的时候,他刚才勉强撑着的笑脸沉了下去,心里面默默的想,这老家伙,就会装B,我赶明真赚钱了,才不听你在这叽叽歪歪的说我呢,哼,他默不作声的低着头继续走,心里开始变得更加烦躁,一股热风又是一波往他全身打了过去,他的额头也渗出了一层汗水,太热了,热的真的受不了了,我爸在后面干什么呢,吃饭了还不回来,热死了,还要我回来叫他,王泽边走边默默的想着,眉头一直皱着,看现在起来心情确实不大好。他串到了一条小胡同里面,这条小胡同两边的房子遮住了阳光,他觉得舒服了一些,王泽呼了一口气,然后径直走到了最里面的那扇大红铁门,停了下来,拍门喊道“爸,回家吃饭了,来开门!!”里面传出了啪啪啪很有规律走路的拖鞋声音,一个头发有点微白,黑黑的脸上有着几道很深的皱纹的男人打开了大门,看的出来他也很热,就穿着一大裤衩,打着赤膊,浑身的汗还是唰唰的往下流着,大裤衩都被浸湿了,他的胸脯还有一层灰,一看就是还在干活。“你怎么来了?”这个开门略带着一些喘气的男人就是王泽的父亲王万英,他面色严肃,长着一张威严的国字脸,眼神永远都是充满着刚毅,虽然50多年的风霜岁月在他脸上刻下了一道道让人敬畏的皱纹,但依然可以看得出来在他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一个浑身都带着一股可以给人铺面而来的蛮劲和狠力。“爸,回家吃饭。”王泽小心翼翼的说道,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从小都非常害怕这个站在他面前的亲生父亲,总觉得好像自己在他的眼里不管做什么都是一种错误。“知道了。”王万英淡淡的说了这句话,转身去院子里面去关水龙头,给他留这门,王泽站在门口看着父亲那从小到大都是很坚挺的背,到现在都有些弯了,禁不住的有些心疼,在一想到自己就要出去工作了,他的心里更是有一种直冲眼眶的情绪在心里开始翻滚了,禁不住的走上前,“爸,我帮你吧。”王泽尽量控制语气,咧着嘴嫌得自己嬉皮笑脸想轻松一些,他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反应到脸上,这样对他会觉得很难堪。“不用,你先回家吧,我一会就回去,王万英关着水龙头,拧了几下,发现有点水龙头有点生锈拧不紧,“这TM的才换的几天就生锈,又要上油了,你过来。”“怎么啦?爸,王泽带着一些谄媚的笑容小跑到父亲身边,很有眼力见的说道“我去拿机油。”“嗯嗯,你去拿过来,上完油我们回家,正好让太阳晒一下。”王万英头也不抬的说出这句话。“好的,好的。”王泽屁颠屁颠的去房子里面了。“爸,给。”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