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欧美xx|欧美性爰|欧美性网
业务邮箱
5VooKCZ8@0355.net
首页> 欧美性爱技巧

一老娘们叫:狼来啦

内容详情

“可不好啦——xx村子有人瞧见啦——从山里夜晚跑下来一头老大老大的‘山牲口!’那家伙全身都是黑的,把那村子东头的一家姓王的小肥猪,叼着耳朵背回山里给生吃啦······”一个三十多岁的留守妇女在当街,把眼睛瞪得像核桃似的,发布着一条令所有村民毛骨悚然的消息。那女人绘声绘色地讲述着,说那家人招呼着亲戚邻居啥的十几号人,掐着家伙——大刀长矛和磨快了的切菜刀,赶到山上,只寻见吃剩下的四只小猪蹄子和半截猪尾巴······在她的提醒下,人们慌忙赶回家,去看住孩子,切莫乱跑。同时尽可量喂自家的狗好的吃食,好让它身强力壮与野兽搏斗。“山牲口”是山里人对狼的称呼。就是说附近的山上出现了狼,而且还下得山来叼走并食用了一只小肥猪。这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被间接地证实——镇里的派出所派出带枪的警察,夜晚开始在村子里巡逻。村民们也自行组织起来,准备着可以充当武器的家伙,以便随时出动,抵抗狼的进袭。许多家的人们,赶快打电话、发电报,紧急通知在外打工的那爷们们,速回家来,以担负起保卫老婆孩子,保卫家园的责任。不久,情况变得更为严重啦——据有关目击者称,不是一只狼,而是十几甚至是二十几只的群狼!狼的队伍几天间就迅速扩大,看来是那只“老大的黑狼,”吃过老王家的小肥猪之后,感觉这里的食物极易弄到手,返回了深山,又召唤来自己的家族成员,来这一带集体行动······有人相传,区区几个警察恐怕于群狼的震慑的力度不够,于是政府部门便向上级报告,马上要请来一支野战部队来消灭或捕获群狼。还说,如果狼群继续扩大(谁能担保那狼群不会也再召集、扩大规模呢?),目前的警察、军队不够用,还会来空军的直升机部队······村子里的小孩已经没有单独上街的,附近上中学的中学生们也安排在学校集体食宿。甚至白天都没有单独走山路的,就是到邻近的村子赶集,不相约上十几号人,那人们就宁肯不去。各家的狗们,由于风声日紧,它们被赋予的责任重大,因此狗食的质量标准直线上升,以致个个被喂得膘肥体壮,整天精力过剩地在当街自个掐架玩儿。至于我,一到黑天就在不敢走出宿舍半步,首先是怕那突然从山上窜来的野狼,另外我更怕当街的那些吃饱喝足,夜晚更加亢奋活跃、四处寻衅闹事的恶狗们。又是十几天过去了。提心吊胆的人们都在密切关注着狼情的进展和变化。我呢,禁不住开始怀疑所谓狼群的的真实性。在合作社不远的小卖部,聚集在那里的人们,不时也进行激烈的讨论。狼,这里的山上肯定是有。至少解放前有。说的是1947年夏天。村里的民兵小队每天都要安排人在村外山上站岗放哨。这样的做法早在打日本鬼子是就有。日本鬼子是被打跑了,可这一带还没有真正解放。山里有土匪,还有前方溃退下来的国民党的散兵游勇。要严防这些人进村来祸害百姓。一次,民兵黑蛋儿值完夜岗回到民兵队部,样子疲惫不堪。大伙儿觉得奇怪,十八九岁,值个半夜的岗,至于累成这摸样吗?再三问讯,黑蛋儿才慢吞吞地说出原委:“有只狼,我放哨站岗时,老在五六丈开外的地方,不怀好意地,就那么盯着我,盯着我······”那时,山里有狼,十分平常。那时人也少,这个地区的人口也就是现在的二十分之一。人少,耕地也少,树木水草也特别茂盛。所以山里的野兽也多,什么狐狸、狼、野兔,甚至还有野鹿······问问别的民兵,大家谁也没有发现夜里有只大狼,会陪着自己站一班岗的。当时的民兵的武器还是十分短缺,枪少、子弹也少,大部分民兵站岗多还只是手拿一杆红缨枪。黑蛋的话,大伙儿并没有太当真。有人还嘻嘻哈哈的取笑,说那也许是只发情的母狼,看上你小子啦······把个尚未婚娶的年轻小伙儿逗得红头涨脸的。“那大狼是真的,是一头大公狼······去年咱们几个掏了一窝小狼崽子,会不会·······”黑蛋儿后来单独跟队长说道。“哦——是真的啊。”队长想了想,他相信黑蛋儿半宿的跟那只大狼紧张对峙的情形。“嗯······你小心点吧。这样,下回你的岗,我提前过去看看。”到了又轮到黑蛋儿站岗的那天晚上,黑蛋接岗时是在午夜。交接岗时那个下岗的民兵还笑了笑说,“看看,我站了半夜,也没见那只xx大狼!”说的黑蛋儿发窘。夜风习习,只穿单褂的黑蛋儿微觉凉意。眼看着下岗的那个民兵摇摇晃晃的走下山去,回去睡觉了。他攥紧了手中的红缨枪,四下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常。那天的月亮很明亮,明晃晃的挂在半空上,山上四周草木、石头都看得挺清楚。一个时辰过去了。蓦地,黑蛋儿只觉得头部“嗡”的一声轰鸣,心里像翻了个个儿——身侧后,一丈开外的山石崖上,仿佛突然从山地里冒出来的似的,那只巨大的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伏在那里,两只绿莹莹的狼眼恶狠狠的死盯着他。黑蛋儿只觉得周身“腾”地一下,汗湿透了衣衫。他抓紧了红缨枪与那野狼紧张的对峙着。这次与以往不同,那狼不仅离他很近,而且似乎在按耐不住地,一点点地向前移动,眼看就要腾身而起扑将上来。咋办?!黑蛋儿紧张恐惧得两腿发颤发软。跑吧,不行,来不及了。况且那畜生会很快从背后扑上来,那样就完蛋啦!妈的,老子跟你拼了。想到此他将红缨枪一挺上前一步,希望这样勇敢的举动能吓退那野狼,至少让它停止向前移动。没想到,那一刹间黑蛋儿的举动反而激怒了那只狼,“眍——”,只见它喉咙里发出一声像人咳嗽似的低吼声,同时已经扑将起来。黑蛋儿挺枪就刺,可惜枪头直对的是号称铜头铁背的大狼,那枪头在狼的头部一划,落了空,刹时间狼已扑到胸前,黑蛋儿只好弃枪两手死死的支住狼的两只前爪。黑蛋儿竭力支撑着,让那狼的张开的大口无法够到自己的咽喉。由于近在眼前,狼嘴里发出的阵阵腥臭气,熏的黑蛋儿直要作呕。站起来的大狼和黑蛋儿的个头差不多高,一人一兽,在山上就这样“搭着架子”,像摔跤一样,居然势均力敌。这一对以命相搏的“选手”,就在那里相持着。双方都希望对方被按倒,都使足了劲。黑蛋儿的两手紧紧抓着狼的前爪的根部,感觉这狼看来还是挺瘦,可毕竟是野兽,还是蛮有劲儿的。大狼的爪子则抓搭住黑蛋的肩膀上,锋利的爪尖已深深抓进他的肉里,鲜血早已流了出来。时间一分钟一分钟的过去了。大狼几经努力都无法咬到黑蛋儿的咽喉,它也开始费力地喘息着。实际上只有招架之功的黑蛋儿也明白:眼下无法采取什么方法和动作置狼于死地,连撒手甩开它都不行,那样它还会更凶残的扑咬上来,到时恐怕更不利······唯一的办法就是挺下去,坚持到“援兵”的到来。援兵终于来了——民兵队长已经来到对面的一个小山包上,距离狼和黑蛋儿也就一百多米,走下一个小的漫坡,再上来就到啦。月光下那直立着与黑蛋儿较量的大狼,队长已经看得清清楚楚,还真是头大公狼!连它裆间晃荡的鸡蛋大的睾丸都看清楚啦。紧急中,可能是为了争取时间,及早“声援”一下黑蛋儿,队长拔出手枪,一边加快速度,一边喊叫着:“黑蛋儿,你咋那么笨哩——使劲儿踢那畜生的‘蛋子儿’啊!(睾丸),妈的,踢死它个龟孙子!”这边的黑蛋儿听见,正要照办,没想到,那大狼仿佛也听懂了民兵队长的话似的,只见它突然抬起一条后腿,照着黑蛋儿的肚子上一蹬划······“哎呦——”一声惨叫,黑蛋儿倒地。队长连开两枪,均未击中飞速逃遁的大狼。再看已经昏过去的黑蛋儿,肚皮被豁开挺长的口子,肠子都流了出来······可叹黑蛋儿那么年轻的小伙子,几天后还是伤口感染,死亡了。当时的交通、医疗条件都差得很,若是现在,就能够将黑蛋及时送至医院,进行有效的医治,小伙子也不会死掉。······关于“山牲口”的传说,以前的,现在的,还有其他各式各样的流传。问题是现在新的恐怖正在不断扩散着,真是人心惶惶,不可终日。前几日,为了安抚民心,派出所的一个班的人民警察,在五六位当地堪称彪形大汉的山民的密切配合之下,装备了**和带刺刀的老式半自动步枪,及专业的红外线夜视仪,对四周的山野进行了搜查,试图尽快消除这里的险情。遗憾的是不仅未能发现“群狼”的半点踪影,连传说中的大黑狼也没发现丝毫蛛丝马迹。不久的一个上午,一位在后山亲眼目睹了一只杂色的野狼的正直的村民,开着自己的“三马子”(农用三轮汽车),风驰电掣的开到镇政府,亲自向镇党委书记报告了自己发现的“狼情”。时间、地点,狼的模样······还亲耳听见了那野兽在寂静的山林里,大嚼小孩子手指头的嘎吱嘎吱的声音······于是镇政府派出了一支勇敢无畏的基干民兵队去解决它。不到一天,基干民兵搜铺队就回来了。那只“杂色的野狼”,原来是城里一家合资企业老板丢失的一只雪橇犬。不过它也不是没有一点“现行”,它偷食了附近老乡家的一只母鸭。几经征讨,政府部门的人,也开始怀疑事情的真实性。又开会研究之后,便派干部和专门人员细细走访,大家甚至运用了刑侦手段和社会学专家的专业技术,对险情的,特别是恐怖传播人的问询和排查,进行得十分详尽。最后,根据几个突出的线索跟踪追击(一查到底)······结果是将包括在村里发布“山牲口”最早信息的那位留守妇女,及另外的几个表现最为突出的当事人,以“不负责任地,散布‘狼来了’的惑众谣言,破坏了和谐社会应有的稳定与秩序。”给予严肃的批评教育,并克以数额不等的罚款,以儆效尤。我有幸第一时间就看见了刚放回村里的那位留守妇女。对于数百元的罚款她极为痛心。对人们咬牙切齿地发飙:“我操他妈了个b的!下回啊——就是真的见有“山牲口”来了,我他妈的也不告诉任何人!”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