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欧美xx|欧美性爰|欧美性网
业务邮箱
5VooKCZ8@0355.net
首页> 欧美性爱技巧

龙之劲翔

内容详情

刺眼的阳光把赵龙富给照醒了,他不得不无力地把眼睛眯开了一条缝。“糟糕!”他忽然像触电一样从床上坐起来,又很难受地晃了几下,感觉头晕得厉害,痛得厉害,不自觉得用手尽可能使劲地掐了一下太阳穴,能让自己清醒一下。他好奇地环视了一下房间,这是他第一次住进来。但这个房子在什么位置、什么时候住进来的,他都一无所知。对床的秦志敏像一头死猪一样仍然没有任何一丝要醒来的迹象,还是穿着昨晚的衣服,但是凌乱了不少,一只袜子在左脚上耷拉着,另上只脚却是光着的。2003年7月2日,这是他们自成为选调生以来,报道上班的第二天。昨天晚上,他和秦志敏作为槐树镇新分配的两名先调生,得到了镇党委书记李吉顺和镇长石长寓的亲切接见,并为他们举行了隆重的欢迎晚宴,镇党委成员全程陪同,这让他俩受宠若惊。晚宴上,镇领导逐一敬酒,一是表示欢迎,二是说要重要培养,三是提出了几点希望,说得两人更是自信倍增,对领导敬的酒也是不加拒绝,46度的槐树山白干,一口一杯,渐渐地,两人先是拘束,再是兴奋,再是张狂,最后就是躺在这张床上了。赵龙富不相信自己的酒量这么差,在大学时,他也算得上是酒王。每逢学院有什么活动,同学之间有什么诸如奖学金的喜事,赵龙富从来没喝趴下过,并且每次都把氛围搞得很热烈,北方汉子的粗犷豪爽让他演绎的淋漓尽致。没想到昨天就被打得原相毕露,败得个彻彻底底。还好手机还在。赵龙富从上衣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一看10点20了,8点半上班,睡过头了。他急忙喊了一声秦志敏,没反应。他急忙整理一下昨天早上穿上的衣服,来到秦志敏身边推了他几下,这才把他推醒。“晚了,已经迟到了,快起床!”。“哦,头疼死了,快裂了!”秦志敏痛苦地用双手捂着头。“你帮我向王主任请个假吧,我实在不能坚持了,拜托了,哥们!”“第一天正式上班就请假,这不大好吧?还是坚持一下吧?”赵龙富觉得第一天上班,还没给安排去哪个村、干什么活,就请假,影响不好。“不行了,我感觉我现在危在旦夕了,我才23岁,生命比工作重要。”说罢他就把头重新伸进了被窝。赵龙富无奈地摇了摇头,照了照门后边的洗刷镜,摸掉了哈喇子留下的河道,幸亏是短头发,看不出是蓬头垢面,脸也顾不得洗了,便出门去了。这是镇大院的最后一排平房,看年头应该和赵龙富的年纪差不多,青瓦青砖还有生长在背阴面青瓦上的青苔,若不是房门上都钉着宿舍、仓库和伙房的牌子,说这房子是和尚修行的地方,谁也不会惊奇。七间房子共有三个屋,从南到北依次是:伙房占了两间,仓库用了三间,最北面也是靠近露天厕所的那间就是他们下榻的宿舍。从宿舍到党委办公楼大约有五六十米的距离。在路上,赵龙富整了整衣服。把衬衫忘裤腰带里理了理,深出一口气,尽量从容一下,来到了党委办公室。昨天下午,赵龙富和秦志敏从县委党校出发,乘坐大巴车经过了一个小时的山路颠簸,来到槐岙镇时,由于恰逢七一建党节,镇里的干部都去县里参加或观看文艺汇演去了,镇委大院显得冷了很多,党政办公室也只有李伟一个人值班。麻雀虽小可五脏俱全,一个镇里的党政办同时承担着县委、县政府两大班子的职能,又是镇里和各村支部委员会、村民委员会保持紧密联系,所以党政办的两部电话是一直响个不停,李伟也就没顾上两位的大驾,仅把他们领到宿舍也算交差了。这时的党政办公室可和昨天不一样,人头攒动,取报纸的、看电视的、聊大天的,还有来办事咨询的,热闹的很。赵龙富的眼睛在人头里搜索,好不容易扫描到在文件栏那里正在分文件的李伟,赵龙富便凑了上去。“李主任,小赵向你报道了。”赵龙富从刚才慌张的表情换成了一脸笑容。“别叫我主任,我就是一个店小二,跑腿干活的。你才是领导呢!”李伟也许经历了很多来求人办事的叫他“李主任”了,所以回答起来反映还是很快的。“那个秦志敏呢?”虽然李伟和赵龙富和秦志敏仅一面之缘,但他记人,再加上赵龙富个人高、人壮实,秦志敏稍矮一些、带个小眼睛,学生气很浓,所以区分起来比较容易。“他身体不舒服,特意让我给您请个假”。赵龙富答到。李伟摆了摆手,笑道:“您可别给我戴高帽,他是昨晚整大了,起不了床吧?”“嘿嘿……”,赵龙富不语,这是明摆的事,用不着过多的解释。再说了,自己现在胃像火烧似的。“小李子,这奶油小子是谁啊?”电视机旁一个哄亮的声音传过来。一个大个子,皮肤黝黑端了个水杯,在看电视里播放的小燕子。“是刚分到咱镇的选调生,以后你要给他服好务啊,免得把你给撸下来,丢了饭碗,回家找媳妇哭去。”李伟和他很熟,说话自然也随便了。两人的对话,把原本嘈杂的办公室安静了不少,大家把上目光都集中到赵龙富身上来。顿时,赵龙富觉得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被他们的目光之箭给射中了,浑身不自在。“呦,啧啧,高材生啊!”、“大学生啊,可是咱镇里的头一个哦”……短暂的安静被打破了。他们也不原赵龙富还在办公室,就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仿佛看到的是马戏团里偷跑出来的猴子。“嗨!我说那个谁,找不着工作还是咋的,跑我们这神仙住的地方来了?”水杯用挑衅的眼睛看着赵龙富。赵龙富觉得很好笑,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估计也不是什么大官,就想反击他。“崔哥,别吓人家了,他是小赵,叫赵龙富。名牌大学刚毕业,以后都是同事了,人家人生地不熟的,多帮帮他。李书记很器重他,昨晚还单独和小赵喝了一杯呢。”也许是李伟的最后一句话镇住了那个被称为“崔哥”的水杯兄,顿时老实了许多,嘿嘿了两下转眼又专注起了电视机里的小燕子。一场看似不可能有结尾的下马威闹剧,也让其他人看得没意思,办完自己的事就各自回去了。“我先带你去程委员吧。人事的事得他负责”李伟回头说道。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