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欧美xx|欧美性爰|欧美性网
业务邮箱
5VooKCZ8@0355.net
首页> 欧美性爱技巧

每天陪她吃一顿晚饭

内容详情

每天陪她吃一顿晚饭文/一桢爱上她的时候,我曾经对她说过,我要我们有一座房子,不需要太大,但要窗明几净,要有粮食、书卷和鲜花,来承载我们的爱情。就这样,她嫁给了我,成了我的女人。结婚后,我们住在天坛路一间十几个平方的小房子里,房子里堆满了家具、锅灶和煤气罐,以及睡觉的床。我们每天烟熏火燎地在这小屋里做饭、睡觉,以至于过不了多久我们的衣服和被褥都沾满了黏糊糊油烟。房子里的空间过于逼仄,甚至连转身的空间都没有,于是在朋友来做客时,我们总会在外面的饭馆招待他们,很少领到家里。那个时候,我们经常幻想:什么时候我们才会有自己的房子呀!后来租房到期,那家单位的家属院不再让我们这栋楼的租户续租,我们匆忙之中搬家到了红砖南路。新的房子有二十来个平方,虽然卫生间是几家公用的,洗澡要走很远的路去澡堂,可妻还是很欣喜,她说,咱们有了个独立的小厨房,这下就不用怕衣服脏了。可这房子仍有不少不足之处。且不说是顶楼夏天晒的要死,这栋年代久远的老式筒子楼里蟑螂很多,经常正在吃着饭,看见几只蟑螂从沙发下爬出,匆匆爬到饭桌下,妻总是被吓得大呼小叫。还有我们的房子靠近路边,每天晚上总有拉土车呼啸而过,让妻从夜半梦中惊醒难以入眠,第二天带着黑眼圈去上班。我想,作为一个男人,给自己的女人一个家,这是最起码的物质条件了。我开始拼命地工作,不放过每一个挣钱的机会。为了钱我绞尽脑汁废寝忘食,挣到钱的时候我洋洋得意,沾沾自喜;受到挫折和打击的时候我灰心丧气、惶惶然如丧家之犬。我学会了虚与委蛇,学为了夜晚醉酒,在灯红酒绿中用酒精麻醉自己,不敢面对一个“失败”的自己。妻子说,我不要钱,我只要你好好跟我过。我们俩一次又一次地吵架,一次又一次地互相伤害。妻的哭泣成了我最不敢面对的伤。我曾经走在午夜的街头,深感自己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后来,我们终于凑够了房子的首付。借遍了亲朋好友,终于简单装修了房子。可是每个月的月供和还债的压力,又如一座大山般压在我的心口,让我时常觉得窒息。妻心疼我,为了分解我的压力,她也拼命地工作,经常出差,经常晚上加班。我们两个经常累得回到家倒头就睡,连话都没有说一句,更无暇收拾房子。我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那天单位体检,医生说我患有颈椎病、高血压、脂肪肝。我心情低落地回到家,看着灰尘满地的房子,看着灶台上没有时间洗而发了霉的碗筷,我不禁悲从中来:这就是我的家吗?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我们一路走得太急,遗失了路途上太多的美好。回忆起我们最难忘的时光,居然是没钱时我们俩手拉着手,背着包走在乡间小路上的模样;居然是大地震突然袭来时,我匆匆跑去找她,看到她安好后我的心顿时放下的心情。妻子知道了我的身体情况,眼泪汪汪。她说,她看余华的活着,里面家珍对福贵的一句话让她记忆犹新,“我也不想要什么福分,只希望每年能给你做一双新鞋。”妻流着泪说,我和家珍一样,也不想要什么福分,只希望每天晚上下班后,能给你做一顿晚饭。我紧紧的抱住了妻,我们相拥而泣。我明白了,有爱的房子才叫家,没有爱的房子只是冰冷的建筑物。我想,我以后加班再晚都要回家,都要吃一口妻做的晚饭。每天陪她吃一顿晚饭文/子桢爱上她的时候,我曾经对她说过,我要我们有一座房子,不需要太大,但要窗明几净,要有粮食、书卷和鲜花,来承载我们的爱情。就这样,她嫁给了我,成了我的女人。结婚后,我们住在天坛路一间十几个平方的小房子里,房子里堆满了家具、锅灶和煤气罐,以及睡觉的床。我们每天烟熏火燎地在这小屋里做饭、睡觉,以至于过不了多久我们的衣服和被褥都沾满了黏糊糊油烟。房子里的空间过于逼仄,甚至连转身的空间都没有,于是在朋友来做客时,我们总会在外面的饭馆招待他们,很少领到家里。那个时候,我们经常幻想:什么时候我们才会有自己的房子呀!后来租房到期,那家单位的家属院不再让我们这栋楼的租户续租,我们匆忙之中搬家到了红砖南路。新的房子有二十来个平方,虽然卫生间是几家公用的,洗澡要走很远的路去澡堂,可妻还是很欣喜,她说,咱们有了个独立的小厨房,这下就不用怕衣服脏了。可这房子仍有不少不足之处。且不说是顶楼夏天晒的要死,这栋年代久远的老式筒子楼里蟑螂很多,经常正在吃着饭,看见几只蟑螂从沙发下爬出,匆匆爬到饭桌下,妻总是被吓得大呼小叫。还有我们的房子靠近路边,每天晚上总有拉土车呼啸而过,让妻从夜半梦中惊醒难以入眠,第二天带着黑眼圈去上班。我想,作为一个男人,给自己的女人一个家,这是最起码的物质条件了。我开始拼命地工作,不放过每一个挣钱的机会。为了钱我绞尽脑汁废寝忘食,挣到钱的时候我洋洋得意,沾沾自喜;受到挫折和打击的时候我灰心丧气、惶惶然如丧家之犬。我学会了虚与委蛇,学为了夜晚醉酒,在灯红酒绿中用酒精麻醉自己,不敢面对一个“失败”的自己。妻子说,我不要钱,我只要你好好跟我过。我们俩一次又一次地吵架,一次又一次地互相伤害。妻的哭泣成了我最不敢面对的伤。我曾经走在午夜的街头,深感自己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后来,我们终于凑够了房子的首付。借遍了亲朋好友,终于简单装修了房子。可是每个月的月供和还债的压力,又如一座大山般压在我的心口,让我时常觉得窒息。妻心疼我,为了分解我的压力,她也拼命地工作,经常出差,经常晚上加班。我们两个经常累得回到家倒头就睡,连话都没有说一句,更无暇收拾房子。我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那天单位体检,医生说我患有颈椎病、高血压、脂肪肝。我心情低落地回到家,看着灰尘满地的房子,看着灶台上没有时间洗而发了霉的碗筷,我不禁悲从中来:这就是我的家吗?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我们一路走得太急,遗失了路途上太多的美好。回忆起我们最难忘的时光,居然是没钱时我们俩手拉着手,背着包走在乡间小路上的模样;居然是大地震突然袭来时,我匆匆跑去找她,看到她安好后我的心顿时放下的心情。妻子知道了我的身体情况,眼泪汪汪。她说,她看余华的活着,里面家珍对福贵的一句话让她记忆犹新,“我也不想要什么福分,只希望每年能给你做一双新鞋。”妻流着泪说,我和家珍一样,也不想要什么福分,只希望每天晚上下班后,能给你做一顿晚饭。我紧紧的抱住了妻,我们相拥而泣。我明白了,有爱的房子才叫家,没有爱的房子只是冰冷的建筑物。我想,我以后加班再晚都要回家,都要吃一口妻做的晚饭。每天陪她吃一顿晚饭文/子桢爱上她的时候,我曾经对她说过,我要我们有一座房子,不需要太大,但要窗明几净,要有粮食、书卷和鲜花,来承载我们的爱情。就这样,她嫁给了我,成了我的女人。结婚后,我们住在天坛路一间十几个平方的小房子里,房子里堆满了家具、锅灶和煤气罐,以及睡觉的床。我们每天烟熏火燎地在这小屋里做饭、睡觉,以至于过不了多久我们的衣服和被褥都沾满了黏糊糊油烟。房子里的空间过于逼仄,甚至连转身的空间都没有,于是在朋友来做客时,我们总会在外面的饭馆招待他们,很少领到家里。那个时候,我们经常幻想:什么时候我们才会有自己的房子呀!后来租房到期,那家单位的家属院不再让我们这栋楼的租户续租,我们匆忙之中搬家到了红砖南路。新的房子有二十来个平方,虽然卫生间是几家公用的,洗澡要走很远的路去澡堂,可妻还是很欣喜,她说,咱们有了个独立的小厨房,这下就不用怕衣服脏了。可这房子仍有不少不足之处。且不说是顶楼夏天晒的要死,这栋年代久远的老式筒子楼里蟑螂很多,经常正在吃着饭,看见几只蟑螂从沙发下爬出,匆匆爬到饭桌下,妻总是被吓得大呼小叫。还有我们的房子靠近路边,每天晚上总有拉土车呼啸而过,让妻从夜半梦中惊醒难以入眠,第二天带着黑眼圈去上班。我想,作为一个男人,给自己的女人一个家,这是最起码的物质条件了。我开始拼命地工作,不放过每一个挣钱的机会。为了钱我绞尽脑汁废寝忘食,挣到钱的时候我洋洋得意,沾沾自喜;受到挫折和打击的时候我灰心丧气、惶惶然如丧家之犬。我学会了虚与委蛇,学为了夜晚醉酒,在灯红酒绿中用酒精麻醉自己,不敢面对一个“失败”的自己。妻子说,我不要钱,我只要你好好跟我过。我们俩一次又一次地吵架,一次又一次地互相伤害。妻的哭泣成了我最不敢面对的伤。我曾经走在午夜的街头,深感自己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后来,我们终于凑够了房子的首付。借遍了亲朋好友,终于简单装修了房子。可是每个月的月供和还债的压力,又如一座大山般压在我的心口,让我时常觉得窒息。妻心疼我,为了分解我的压力,她也拼命地工作,经常出差,经常晚上加班。我们两个经常累得回到家倒头就睡,连话都没有说一句,更无暇收拾房子。我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那天单位体检,医生说我患有颈椎病、高血压、脂肪肝。我心情低落地回到家,看着灰尘满地的房子,看着灶台上没有时间洗而发了霉的碗筷,我不禁悲从中来:这就是我的家吗?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我们一路走得太急,遗失了路途上太多的美好。回忆起我们最难忘的时光,居然是没钱时我们俩手拉着手,背着包走在乡间小路上的模样;居然是大地震突然袭来时,我匆匆跑去找她,看到她安好后我的心顿时放下的心情。妻子知道了我的身体情况,眼泪汪汪。她说,她看余华的活着,里面家珍对福贵的一句话让她记忆犹新,“我也不想要什么福分,只希望每年能给你做一双新鞋。”妻流着泪说,我和家珍一样,也不想要什么福分,只希望每天晚上下班后,能给你做一顿晚饭。我紧紧的抱住了妻,我们相拥而泣。我明白了,有爱的房子才叫家,没有爱的房子只是冰冷的建筑物。我想,我以后加班再晚都要回家,都要吃一口妻做的晚饭。每天陪她吃一顿晚饭文/子桢爱上她的时候,我曾经对她说过,我要我们有一座房子,不需要太大,但要窗明几净,要有粮食、书卷和鲜花,来承载我们的爱情。就这样,她嫁给了我,成了我的女人。结婚后,我们住在天坛路一间十几个平方的小房子里,房子里堆满了家具、锅灶和煤气罐,以及睡觉的床。我们每天烟熏火燎地在这小屋里做饭、睡觉,以至于过不了多久我们的衣服和被褥都沾满了黏糊糊油烟。房子里的空间过于逼仄,甚至连转身的空间都没有,于是在朋友来做客时,我们总会在外面的饭馆招待他们,很少领到家里。那个时候,我们经常幻想:什么时候我们才会有自己的房子呀!后来租房到期,那家单位的家属院不再让我们这栋楼的租户续租,我们匆忙之中搬家到了红砖南路。新的房子有二十来个平方,虽然卫生间是几家公用的,洗澡要走很远的路去澡堂,可妻还是很欣喜,她说,咱们有了个独立的小厨房,这下就不用怕衣服脏了。可这房子仍有不少不足之处。且不说是顶楼夏天晒的要死,这栋年代久远的老式筒子楼里蟑螂很多,经常正在吃着饭,看见几只蟑螂从沙发下爬出,匆匆爬到饭桌下,妻总是被吓得大呼小叫。还有我们的房子靠近路边,每天晚上总有拉土车呼啸而过,让妻从夜半梦中惊醒难以入眠,第二天带着黑眼圈去上班。我想,作为一个男人,给自己的女人一个家,这是最起码的物质条件了。我开始拼命地工作,不放过每一个挣钱的机会。为了钱我绞尽脑汁废寝忘食,挣到钱的时候我洋洋得意,沾沾自喜;受到挫折和打击的时候我灰心丧气、惶惶然如丧家之犬。我学会了虚与委蛇,学为了夜晚醉酒,在灯红酒绿中用酒精麻醉自己,不敢面对一个“失败”的自己。妻子说,我不要钱,我只要你好好跟我过。我们俩一次又一次地吵架,一次又一次地互相伤害。妻的哭泣成了我最不敢面对的伤。我曾经走在午夜的街头,深感自己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后来,我们终于凑够了房子的首付。借遍了亲朋好友,终于简单装修了房子。可是每个月的月供和还债的压力,又如一座大山般压在我的心口,让我时常觉得窒息。妻心疼我,为了分解我的压力,她也拼命地工作,经常出差,经常晚上加班。我们两个经常累得回到家倒头就睡,连话都没有说一句,更无暇收拾房子。我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那天单位体检,医生说我患有颈椎病、高血压、脂肪肝。我心情低落地回到家,看着灰尘满地的房子,看着灶台上没有时间洗而发了霉的碗筷,我不禁悲从中来:这就是我的家吗?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我们一路走得太急,遗失了路途上太多的美好。回忆起我们最难忘的时光,居然是没钱时我们俩手拉着手,背着包走在乡间小路上的模样;居然是大地震突然袭来时,我匆匆跑去找她,看到她安好后我的心顿时放下的心情。妻子知道了我的身体情况,眼泪汪汪。她说,她看余华的活着,里面家珍对福贵的一句话让她记忆犹新,“我也不想要什么福分,只希望每年能给你做一双新鞋。”妻流着泪说,我和家珍一样,也不想要什么福分,只希望每天晚上下班后,能给你做一顿晚饭。我紧紧的抱住了妻,我们相拥而泣。我明白了,有爱的房子才叫家,没有爱的房子只是冰冷的建筑物。我想,我以后加班再晚都要回家,都要吃一口妻做的晚饭。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